收藏本站|返回首页欢迎进入网页百家乐网站,期待与您合作!
全国热线:
15188888888
网页百家乐

热门关键词: 网页百家乐 网络百家家乐怎样作弊 网页百家乐大全

联系我们

网页百家乐
地址:黑龙江大庆市让胡路大街和平路205号
手机:15188888888
联系人:曹师傅

当前位置:主页 > 网页平台 >

    网页百家乐几年下来还是如此可怜的几首

    发布日期:2017-06-22 13:31 浏览次数:
     放松 放松
     
             太紧张了,白痴老先生太紧张了。 
     
        前段日子,又开傻瓜会议,又悼念活人,又大吃毒药的,搞得白痴老先生神经高度紧张,几乎跟那第一次在娱乐场所和妙龄小姐唱卡拉OK时一样紧张了,紧张得这几天裤子老是往下掉,估计是紧张得体重也减了不少,腰围也小了很多造成的。如哪位美女在减肥但效果不佳的话,不妨搞点什么红杏出墙、相思成灾之类紧张刺激的事来,听人说这对减肥很有效的。 
     
        再紧张下去好象有些心慌慌了,白痴老先生决定放松一下,当然放松的不是系裤子的皮带,皮带应该要收紧了,要放松的是心情。今天边听喜欢的歌曲,边在写此篇破混章,心情很放松,最好领导的屁电话不要来打搅本白痴此刻的的心情。 
     
        同志们不要以为领导们不知本白痴的Q号,所以本白痴才敢在这里说领导的臭话,其实本白痴早就向领导坦白交待过,也不知百忙中的领导有没有抽空来过疯癫堂,估计以领导的身份不大好意思来此的,反正白痴老先生也不是东西,今天趁着心情不错,再快活快活一下嘴巴:臭领导!瘟领导!狗领导!嘿嘿,领导是管我们这群臭男人的,所以叫臭领导;领导是管瘟疫疾病的,所以叫瘟领导;领导是属狗的,所以叫狗领导。这样的简称应该比较符合国语语法的,领导见了要是生气,那就太没知识了,太没领导风度了,太……俺太放松了,想不出词了。 
     
        今天放松一下的是有关听歌的话题。白痴老先生是一位超超级的歌迷,“迷龄”已有二、三十年,音响设备也换了八、九次,直到现在依然痴迷不断,每天要听上几小时。 
     
        八十年代初,贫穷的本白痴搞了台收录机,成为本村庄音响世界的领军少年,某天搞了盒据说是糜糜之音的磁带,听惯革命歌曲的本白痴听了这糜糜之音后,激动不已,原来糜糜之音是如此的动听,从此记住了这位唱歌的人——邓丽君。 
     
       86年无意间购得一盒《龙飘飘金曲荟萃》,从此迷上了龙飘飘,一直迷到现在,此刻耳边响起的正是龙飘飘的歌,听了已二十多年,却是百听不厌。龙飘飘的唱腔自成一派,当时东南亚的华人把她的歌称为“龙腔雅韵”,歌自龙飘飘唱出,韵味独特,白痴老先生一听到她的歌就象喝了半斤52度的老白酒一样很快就醉了,而且醉得很舒服,很过瘾。一般人学她的歌根本象不象,故歌坛模仿她的人好象还没听到过。 
     
        87年一曲《粉红色的回忆》认识了韩宝仪,韩宝仪的歌喉十分甜美清澈,当年大街小巷的每一家音像店几乎放的都是那一曲,《粉红色的回忆》唱红每一个角落,那一年的西瓜也特别的红,特别的甜,据说就是被韩宝仪唱红的。不久国内某位号称“甜歌X后”的翻唱朝宝仪的歌,白痴老先生不小心听到后,整整恶心了一个多月,差点想去医院查查,反应这么大,是不是自己也象女人一样怀孕了。啧啧啧,如此翻唱,又是一个东施效颦的故事。 
     
        再后来也喜欢上不少歌手,如声音沙哑却甜甜的高胜美,柔柔糯糯的陈忆文,唱啥象啥的卓依婷……但最喜欢的还是龙飘飘和韩宝仪的歌,如以歌为酒,龙飘飘的歌是贵州茅台酒,韵味十足,香醇醉人,回味无穷。韩宝仪的歌则是三得利啤酒,清新爽口,宛若甘露,无比滋润。她们好歌无数,曲曲优美,调调悠扬,且二十多年前的配器伴奏丝毫不比如今逊色。 
     
        白痴老先生是一个俗得不能再俗的熊人,故喜欢通俗的歌曲,不爱听那些高雅的什么美声唱法之类的,一听到美声的歌,本白痴就会觉得是屠宰场的声音一样难受。在此大肆宣扬自己对歌和歌手的喜好,似乎有点自以为是,强行推销搭卖的味道了。但耳朵由自己控制,爱听不爱听的全凭各自的选择了。 
     
        白痴老先生听了她们二十多年的歌,很想再发现几位喜欢听的歌手,作为新的偶像,也好切切实实贯彻喜新厌旧的精神,于是随着一些狂热的年轻人,尝试跟跟热得出汗的潮流,听了听不少著名的歌星的歌,无奈一直没能找到适合白痴听的歌和偶像,具体有以下几点原因。 
     
        有的歌星唱得还真不错,只不过无论什么时候,什么网页百家乐几年下来还是如此可怜的几首地方,什么场合,翻来覆去,。让白痴老先生感觉老是在吃馊了的饭菜,而且还吃不饱。 
     
        有的歌星唱起歌来又吼又叫,听上去象是泼妇蛮汉在吵架,并不时地厚着脸皮讨掌声,似乎听歌的人如痴如醉了忘了该鼓掌了,又招呼听众跟着他(她)一起唱,好象他(她)的歌深入人心,每人必会似的。真是一唱雄鸡也无语了,老公鸡声音再响亮也比不到万众同唱呀,怎敢再唱让天白? 
     
        有的歌星唱歌象读书,如果把音乐伴奏取消了,那实在听不出是在唱歌了,分明是在读歌,当然这也要怪作曲的同志,可作为唱歌的人何必唱这样的歌。听说火车不是推的,牛皮不是吹的,那歌不是读的,是要唱的呀。 
     
        最让白痴老先生受不了的是有的歌星男的搞得象女人,一付娘娘腔;女的搞得象男人,没一点女人味。俺要呕吐了…… 
     
        但不论白痴老先生如何的不喜欢,喜欢各种歌星的粉丝还真有一大批。受此启发,白痴老先生准备把手术刀磨得锐利一点,把家里的老黄狗阉了,再培训一下,打造一个全新另类的狗星,然后让它也登台叫唱一番,估计也会有一大批粉丝的,粉丝的名称初步确定为“黄昏”,意为黄狗的粉丝。 
     
        听说唱歌很赚钱,本白痴豁出去了,不能一大把年纪了还羞答答怕见生人象小姑娘似的了,近期要好好练习练习破嗓门,哪些天大功告成了也找个眼花缭乱的破台上去唱唱,说不定也会有一大批跟本白痴一样五音不全,却不懂装懂的粉丝来捧场的,白痴的粉丝就叫“白粉”,听上去够酷的吧。 
     
        说到粉丝,其实白痴老先生还不大明白为什么把歌迷称为粉丝的,印象中好象山东的龙口粉丝比较有名气,但那是一种食品,吃起来味道不错,至于把歌迷也称之为粉丝,是否是为了给歌星吃的?白痴老先生一向反对人吃人的现象,哪天白痴老先生放歌一唱引来无数粉丝后,请粉丝们放心,俺不会吃了你们什么的,倒是很愿意让粉丝品尝吃掉俺,只是一把年纪的老骨头了可能味道不灵光了。(谢绝男粉丝和不阴不阳及做过变性手术的粉丝品尝。) 
     
        放得太松了,把好多不该说的又漏了出来,估计某些歌星的粉丝对白痴老先生发表如此低级幼稚愚昧的高见已是恨之入骨,咬牙切齿了。白痴老先生的疯癫堂本来基础差不牢固,真怕会被粉丝们挑了,想到这里,白痴老先生现在一下子又紧张了,在冒虚汗了,手发抖了,再也写不下去了。 
     
        各位各个星星的粉丝们,本白痴哪里说得不对,你们就当俺在放屁好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哟,手下留情啊。请放松,放松,放,放,放手,放了白痴,松,松,松手,松口气吧。 
     
        啊呀呀,放松真好!